•   目前,大境门已经闻名遐迩,成为张家口的标志性建筑。而小境门却曾经被埋没数十年,2007年重新面世后,它的前世今生依然不大为人所知。其实,张家口的小境门门虽小,却有着很大的境界,它是了解明代张家口历史的关键之一。

      要了解张家口的小境门的大境界,就得先解开它的未解之谜:为什么要开设?开设于何年?它目睹了明代哪些重要事件?被埋没于什么时间?

      史志记载,小境门开设于明万历年间,高,人不能骑马;宽,只能二马并行,与南侧来远堡北门正对,关外人畜均由小境门控制,入关后人、畜分道,门洞两侧长城与堡墙形成东西各百米长的夹道,以遏制大量军队入侵,设计匠心独具。

      与来远堡同时甚至更早建造的还有长城上的一处城门,人们习惯于将其称为小境门。

      这个城门是2007年修复大境门东段长城时发掘出土的。这处长城上的门虽然很小,高2.4米,宽1.62米,仅可容一辆牛车通过,门顶外沿为石券拱形,券洞内为青砖砌拱,门上设有闸板门,俗称“千斤闸”。

      然而别看它很小,但它的开通却代表着一个新的历史时代的开启。正是这个被人们称为小境门的长城之门,为蒙汉民族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开辟了新的纪元,使过去作为华夷分界的长城,成为一条民族团结的融合线。现存于小境门洞内的深0.07米至0.14米的车辙,和它已深陷大境门一带地面2.7米的状况,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名城古镇行】小境门:张家口万里长城上的一

      在对张家口大境门的宣传推介中,有一种说法:大境门是长城上唯一被称为门的关隘。其实这种说法是明显不符合实际的,因为就在大境门东边的不远处,就有一个名字叫小境门的长城之门。而且,这个被称为小境门的长城之门,比大境门开设的时间还要早一个朝代。

      小境门开设于明朝,而大境门添设于清朝。根据史书记载,明朝时期曾经在长城上开设过不少境门,作为长城内外的人们进行物资交流的孔道。

      如“明实录”就记载:万历六年,宣府镇修筑“铁裹境门五十六座。”可惜的是,这些境门都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只有张家口小境门依然保存至今。因此,小境门是明代万里长城上保存下来唯一完整的境门。

      张家口小境门为我们认识明代长城境门,提供了不可多得实物建筑,也为我们了解张家口明代的变迁,有着十分重要的文物文化价值。

      虽然张家口的人们习惯上都将这个长城上的门称为小境门,但在2007年张家口市桥西区修复这个城门时,找到了一块门上的匾额,上面写的却是“西境门”三个大字。那么小境门为什么被称为西境门呢?

      张家口文史学者经过推敲,一种说法认为,这是因为明朝时期宣府镇所辖长城划分为五路(西路、中路、北路、东路、南路,后又划分为七路),进行分路防御,其中张家口一带长城属于宣府镇长城的西路,再由加上小境门开辟于宣府镇西路长城上,故而被称为西境门。另一种说法认为,西境门名称的来历也许没有那么大的视野,很可能是以清水河为参照物的。

      成书于清道光十四年的《万全县志》里,在张家口一带长城的敌台名字中,东境台是护关台东四里的一处敌台,按此处的地理环境看,东境台应当位于清水河以东的东太平山上,与清水河以西的西境门遥相呼应。西境门很可能是与东境台相对应的一处建筑。这些不同的理解,可以为旅游者增加游兴,发思古之幽情。

    【名城古镇行】小境门:张家口万里长城上的一

      长城是一个封闭与开放的矛盾统一体。明朝修筑长城本意是为了防御北元骑兵的侵扰,因而长城上的关口是不允许人们自由出入的。但问题是还有另一种情况,在蒙明实现了友好和平之后,长城上的关口就成为长城两边百姓的交流之门,开放之门,贸易之门。张家口的小境门就是这样一个长城之门。

      明隆庆五年(1571年),明朝与蒙古俺答汗达成和议,停止战争,开设马市,于是张家口便成为长城沿线个马市之一。张家口一带的长城,修筑于明成化二十一年(1485年),隆庆议和开设马市之后,于万历二年(1574年)进行了砖包。

      而在之前张家口的马市,是通过长城上的豁口,进入长城之内的市圈进行的。这个马市豁口应是小境门的前身。成书于清乾隆年间的宣化府志记载,小境门开设于明万历年间,但没有给出具体时间。

      从目前所掌握的资料分析,小境门最早修筑于明万历二年(1574年),最迟修筑于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因为万历二年(1574年)是砖包张家口长城的时间,在转包长城的同时,修筑一个境门是非常可能的。而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则是宣府巡抚汪道亨新筑张家口来远堡的时间,是小境门最晚的修筑时间。

      张家口小境门是马市市圈豁口的自然接续,从其开设之时,它就是一个开放之门。

      大家都知道我们张家口还有一个别致的称呼Kalgan,还有许多人都觉得这是蒙古兄弟从大草原见到张家口大境门之后所产生的,因为Kalgan的意思就是大门的意思。其实这是不准确的。有确切的资料表明,Kalgan之名并不是源于大境门,而是源于小境门。

      2016年8月,由国务院参事室等单位主办的“张家口·冬奥会与一带一路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台湾中国文化大学金荣华先生发表了《张家口和北方丝绸之路》,文章说,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五月,俄国派出裴特林出使中国,历时四个月,经张家口到达北京。在裴特林出使报告中写道:“穿过(长城)城墙的边界后,就进入了中国城市锡喇喀勒噶(译注:即张家口市,此从蒙古语译)。这里的锡喇喀勒噶 ,就是CHuuLALT     KALGAN的音译。此时来远堡已经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建成,小境门已经开设。蒙古人正是看到张家口小境门而称张家口为KALGAN的,裴特林所穿过的长城之门,正是张家口的小境门。

    【名城古镇行】小境门:张家口万里长城上的一

      明朝与蒙古俺答汗之间的隆庆议和,除了俺答汗家庭矛盾起到了促发作用外,俺答汗夫人三娘子的作用也是十分重要的。特别是隆庆议和之后,三娘子极力维护与明朝的友好关系,受到明朝的信任和尊敬。

      三娘子曾经伴随俺答汗深入张家口马市视察。当时诗人穆文熙就有一首“张家口”的诗歌,对此进行了描述:“少小胡姬学汉装,满身貂锦压明珰。金鞭娇踏桃花马,共逐单于入市场。”三娘子与俺答汗一起进入的市场,就是张家口的马市。

      三娘子卒于万历四十年(1612年),她不可能看到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才修筑的来远堡,但她却有可能从小境门进入张家口马市市圈,如果小境门修筑于万历二年的话。

      如果小境门修筑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的话,那三娘子就只能从长城豁口进入张家口市圈了。             名画马市图描绘了小境门内外的盛况(小标题)

      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来远堡建成后,张家口的马市更加兴旺,为此,有位画家创作了一幅图画。这幅明代的作品引起了达官贵人的关注,直到清朝康熙年间,口北道道台王骘还专门为其写了一篇马市图序的文章。

      据马市图序描述,这幅马市图居高临下,不但描绘了小境门内来远堡里的盛况,而且描绘了小境门外“穹庐千帐”的情景。分析起来,这幅图画应以小境门为中心绘制的。

      可惜的是,此画早于清康熙年间就已不存,但图中有张家口小境门的形象大致是可以肯定的。目前重见天日的小境门内深深的车辙印痕,可以证明当年的繁华。

      就是这样一处具有重要意义的长城之门——张家口小境门,却在很长时间几乎被人们所忘却,因为它被深深地掩埋于泥土之中,直到2007年才重见天日。

      那么小境门究竟是什么时间被掩埋的呢?笔者为此查阅了相关的资料,虽然没有发现直接的文字记载,但从这些资料中,也似乎看到了小境门被埋没的蛛丝马迹。初步分析,小境门被埋没的时间应在民国时期。

      其理由如下:成书于清道光十四年(1833年)的万全县志里的张家口上堡图里有小境门的图形,而到了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的察哈尔通志里,却没有记载小境门的片言只语,说明当时小境门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这种情况在我市作家金姝所著的《张垣印记》一书相关文章里也可以得到印证。在冰心、郑振铎笔下的《张家口》一文中,介绍说,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7月,冰心等八位名家到张家口考察,他们所写的考察文章里,多次写到了大境门,却没有一次提到小境门。

      笔者认为这决不是笔误,而是客观地反映了当时的现实:小境门已经被掩埋了。很可能的情况是,民国建立后,小境门的管制出入的职能逐渐废除,不再有人守护,久而久之便被废弃了。民国十三年(1924年)张家口的那场大洪水,就将小境门掩埋于地下。

      《张家口文史资料》第22辑记载,1924年农历六月初,坝上坝下阴雨绵绵,下个不停,清水河河水暴涨,六月初九,大水冲毁大境门外石坝300余丈,皮毛商在河滩堆积的大量皮毛,被洪水冲走,这些皮毛与被洪水冲下来的树木一起,堵塞了清水河上的大桥,造成了张家口历史上最严重的水灾。笔者认为,正是这场大洪水淹埋了小境门,直到80多年后,它才重新被人们发现。

      采访中,据一位一直居住在大境门附近83岁的老人说,“自打我记事起,就没有看到过小境门,直到2007年小境门重新被人们发现。”这与我们的分析不谋而合。

    上一篇:

    下一篇:

    贸易
    贸易
    2019-09-23 18:16
    阅读数 2881
    评论数 1
I'm loading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